网站地图
热门搜索: 更多
    印度市场提供了足够有吸引力的空间:一方面经济增速强劲,另一方面印度液晶电视的保有量每户只有0.2台,智能手机的渗透率仅为50%。 “我们的品牌客户对华星在印度的本地化需求很急迫,前段时间我们每周开相关的通报会。”赵军透露,三星、OPPO、vivo在印度已开设了自己的手机工厂,华为、小米也找印度的手机代工厂生产,甚至非洲手机市场霸主的传音可能也要在印度建厂。
  中国电子品牌的全球化,促使华星光电这样的上游企业加快海外布局。以手机为例,赵军说,全球手机品牌前6名里,4家是中国企业。两年前三星在印度手机市场排名第一,去年小米已跃居印度手机市场首位。未来,中国品牌在印度手机市场会越来越强。而TCL也希望未来跻身印度彩电市场的前三位。现场印度方面一共派来了约七八位官员和投资专家,直面新的潜在投资者。印度对外来投资和产业提升的热情,可见一斑。投资印度,既是中国企业全球化的战略,也是客户的需要。为了消除配套厂赴印投资的顾虑,TCL印度产业园采取了总包策略。TCL集团副总裁、深圳华星光电高级副总裁金松表示,“TCL集团作为印度产业园的经营主体,主导土地购置、厂房建设及租赁服务、规划公共服务设施建设;同时作为总窗口,对接当地政府,落实配套政策,以利于解决各配套供应商初期投资印度的难题及困惑。”
  “印度是一个神秘而朝气蓬勃的国家,一旦去工作、生活难免会碰到许多问题——怎么去?住有保障吗?水有保障吗?这些问题,产业园作为‘大船’的主导者必须为大家解决,因为配套厂过去投资,会比我们遇到的问题更多。”金松认为,携手出海更能凸显各自的优势。今天我们已经看到在一些相对封闭的场景里头,无人驾驶已经完全实现了。可以没有驾驶位,可以没有方向盘了,它真的是自己在跑。为了企业的战略发展,华星光电抢先下手。“现在是‘中国制造、中国交付’,接下来是‘印度制造、印度交付’,未来将是‘全球制造、全球交付’。”赵军说。
  与以往不同,此轮印度投资热,不只是单纯的产品出口,而是整个产业链能力的输出。这既是印度的呼唤,也是中国企业全球化的必然选择。华星光电的深圳总部。包括印度驻广州领事馆总领事、印度投资署投资专家在内的印度来宾,与华星光电的数十个上游供应商代表碰头。对中国第二大液晶面板供应商华星光电而言,印度投资也是一次大胆的探索。因为华星光电的项目将是印度第一个液晶模组项目,主要给印度本土的手机、电视整机厂提供关键部件——液晶模组。它也是华星光电第一次跨出国门、到海外投资,其成功与否直接影响到华星光电未来的全球化进程。
  所以,华星光电希望与上游供应商一起“携手出海”,降低成本,提高竞争力。赵军透露,“我们首先希望一些价值高的零配件,可以在印度生产、就近配套,比如,背光源(或背光模组)。这样一旦印度政府未来提高进口关税,也不会带来成本的大幅增加。”
  “其次,如果材料在印度本土制造,给我们的物流成本或效率带来很大改进的话,也会侧重在印度生产。第三,在配套的成本和难度方面,低投入、高收益的产业,我们希望一起合作布局。”赵军说,华星光电已经列了3~5个品类,希望每个品类有1~2家供应商,跟着一起到印度投资。
  印度驻广州领事馆总领事苏吉特·高什表示,印度是全球经济增长最快的国家之一,市场很大,基础设施配套在完善,经商便利性的全球排名在提升。“土地资源、相应政策不是问题,印度有多样性的文化,工作、生活也没有问题。我们有优秀的人才,很多中国公司在印度开始建立研发基地。”
  苏吉特·高什举例说,华为、中兴、OPPO、vivo、小米、中联重科、比亚迪都已进入印度市场。到2031年,印度的经济总量将达到10万亿美元。长期看,印度是理想的投资场所,希望中国企业在印度扩大影响力,共同开启“印度制造”。“印度国内生产总值已达2.25万亿美元。”印度投资署中国处高级投资专家拉贾·辛格·库拉纳继续推介“新印度”。他说,印度65%的人口是年轻人,平均年龄29岁,而年轻人就是人力资本。中国龙头企业已瞄准这一机遇,捷足先登。“现在是中国企业投资印度的好时机。”深圳市华星光电技术有限公司(下称“华星光电”)高级副总裁、武汉华星光电总经理赵军近日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印度产业发展将迎来拐点,华星光电是第一家进入印度的显示面板企业。一些韩国、中国台湾的同行也有这个想法,但有不确定性。我们认为,如果前两年进去,风险高;如果过后两年进去,大家都进来了。”
  大家知道汽车工业是一个很大的产业,在中国大概有10万亿左右,而今天的汽车工业又面临着一个百年未有的变局,就是它的智能化、网联化最后到无人驾驶,但是我们应该清楚地认识到智能网联这个过程会是一个比较长期的过程。
  所以在我看来它应该有三个境界,第一个境界是什么?第一个境界就是基础设施的智能网联化,其实不是汽车本身,今天在街上跑的汽车绝大多数是没有联网的汽车,也没有任何自动驾驶功能的汽车,但是今天的交通已可以用人工智能的方式来改变来提升。
  怎么改变?怎么提升?这就是我们说的第一境界,基础设施的智能网联化。就是当车还没有跟得上时代步伐的时候,其实我们的基础设施可以先走一步,也就是在路侧可以安装各种各样的传感器、摄像头。比如说最简单的在交叉路口的信息灯,今天的信号灯是给人看的,今天的信号灯是非智能的,但是我们很快就可以让这些信号灯变得更加智能。
  今天的人工智能已经可能实时的全量的处理交通的信息。交叉路口的每一辆车在向什么方向行驶?每一辆车处在什么位置?精确到厘米是可以做到的。如果我们把全程的信号灯联合起来,形同的调整它的红绿灯的时间,应该可以把每个红绿灯的等待时间降低30%到60%,而这个解决方案不依赖于车的任何智能。就可以大幅度的提升我们城市的交通效率,通行的效率。所以这是我觉得智能网联汽车的第一境界。
  什么是第二境界?第二境界简单讲的可以叫做自动泊车,严格意义上讲不是自动泊车,是最后一公里的无人驾驶。
  为什么这是第二境界?为什么它会比完全无人驾驶的时代更早的到来?因为它处在一个低速环境当中,当我们要去上班的时候把车开到大楼的门前,你还要慢慢地去找停车场,有时候要跑到地下去,在地下找半天,很多车位非常小,不熟练的司机还停不进去。但是很快我们就可以使车具备自动泊车的能力,当你把车开到你的目的地,开到大门,开到离电梯很近的位置的时候你下车,车自己可以去找停车的位置,去到黑暗的地库里面去。
  不仅如此,当它具备这个能力的时候,它其实可以在拥堵路段到最后一公里的时候等到离你目的地只有几百里路程的时候,前面堵得走不动了,这时候你可以下车步行到你目的去了,让车跟着车流行进,最后到达你的目的地找到停车位。
  为什么这样的技术会更早的到来?因为低速使得风险大幅度下降。大家想一想在高速上如果稍微出一点事,很可能就是很严重的事故,但是在日常生活中在公园里如果有一个人在慢跑,不小心撞到你,你一点事都没有。所以车在比较慢的速度行驶的时候我们要解决的问题就简单很多,我们可以做的实验就多了很多,所以最后一公里的自动驾驶会提早到来,而且一旦这个时代到来以后对不具有自动驾驶能力的车会有一个挤压效应当你堵得走不动的时候,前面的司机下车自己走到目的地去了,你跟着一个无人驾驶的车往前挪,这是什么感受?
  所以我们认为第二境界,智能网联汽车的第二境界是自动泊车,第三境界是大家每个人都很向往的,真正的共享汽车的时代、无人驾驶的时代。这个时代迟早会到来。今天已经有大量的公司在无人驾驶的技术上投入了大量的研发力量,那么它的科技进步,技术的进步是非常快速的。
  TCL集团旗下的华星光电是为两边“搭桥”的“中间人”。去年12月,TCL集团印度产业园在印度东南部的安德拉邦(AP邦)奠基,产业园包括华星光电模组项目和TCL电子整机项目。
  其中,模组项目总投资15.3亿元人民币,包括6条手机模组生产线、6条电视模组生产线,已预留配套厂房用地,降低供应商自己购地的投资风险。
  “我们已做好建设前准备,近期会拿到土地许可证,将正式动工。”赵军告诉第一财经记者,3月28日举办这场印度产业园招商说明会,一方面是华星光电想邀请上游供应商,一起探讨发掘印度设厂的掘金机会;另一方面也是应供应商的需求召开的,他们想了解印度设厂的机遇、挑战与风险,来决定是否去投资,“大家有热情,但对印度一无所知”。
  印度是全球第三大彩电市场和第二大手机市场,还是全球第二大手机生产国,而中国已成为印度最大的直接投资来源国之一。
  过去4个财政年度,印度吸引的外国直接投资(FDI)金额达到2410亿美元。库拉纳说,这占了过去40年里印度吸收外国直接投资金额的40%。
  为什么增长这么迅猛?因为印度政府进行了100多项改革,私营资本可以在印度开办持股比例达90%的企业,现在没有过往那么多行政审批。
  对于中国企业关心的诸多问题,库拉纳显然是有备而来。他说:“如果一家中国企业在印度投资,是否需要合资?可以合资,监管、税收都会有优惠。”
  “印度妇女可以工作,工厂也可以一天三班。我们有土地、贷款优惠政策。我们有自由经济区。进口原材料免除关税,可以将部件、原材料进口到印度。”他一连串地数说印度的优势,“而且,印度政府意识到制造的重要性,我们的税率已从30%降到25%( 2016~2017财政年度营业额小于或等于2.5亿元人民币的企业税率为25%),头5年还可获得减免税,希望大家可以捕捉机会。”
  印度对于制造业尤其是电子业,有着自己清晰的产业规划和引进步骤。
  据印度投资署电子处投资专家拉加夫·古普塔介绍,未来5年,印度的电子设计与制造产业产值将持续增加,到2025年的产值将达到4000亿美元。这里不只适合生产,还适合研发。三星、英特尔均已在印度设立了研发中心,苹果、亚马逊、谷歌和优步也计划在印度建设研发基地。
  印度针对电视、手机有分阶段制造计划,特别是手机,由易到难,逐步引进完善产业链。拉加夫·古普塔介绍说,2016~2017年,充电器、电池组、有线耳机;2017~2018年,麦克风和听筒、键盘等;2017~2018年,相机模块、连接器;2019~2020年,显示组件、触摸屏/盖板玻璃片组件等。值得关注的是,为了引进上游的模组项目,印度已将显示模组的关税上调至15%。
  这让人想起十多年前的中国。那时中国虽已是全球的彩电、手机生产大国,但是“缺芯少屏”。后来在显示面板领域,通过引入外资的模组项目,现在中国已是全球最大的液晶面板生产国。华星光电作为印度引进的首个液晶模组项目,是印度向产业链上游挺进的关键一步,因此备受重视。
Copyright © 2015-2016 六合开奖结果—四川宏昌金属制品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