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热门搜索: 更多
    进入高质量发展阶段,中国经济正在全力解决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求与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这就要求,以制造业为代表的中国企业,必须以消费者需求为导向,通过核心技术,研发出赢得市场和口碑的创新产品,与时俱进地为人民创造美好生活。
  在国内,以消费者需求为导向的企业不少,但具有明显自主创新能力,掌握行业核心科技,并以此赢得稳定的消费市场的企业却不多。在这些不多的企业中,华为算得上是一个典型的技术创新领军者。比如,近期由其发布的全球首款5G基站核心芯片,宣告了世界通讯行业正式迈入5G新时代。这一创举不仅抢领全球之先,也将极大满足世界人民对新时代里更快速、更稳定、更先进的“无界限”通讯的需求,势必将赢得最广大的市场。
  无独有偶,肩负“中国制造”向“中国智造”转型领军重任的格力电器,同样是以消费者需求为导向,坚持自主技术创新让生活变得更美好的典型企业代表。值得注意的是,在最近一份由中国标准化研究院顾客满意度测评中心等多家权威机构联合发布的“家电产品顾客满意度调查结果”显示,格力在空调品类行业中以综合排名第一。这也再次证明,企业想要赢得消费者的口碑与市场,必须依靠核心科技,不断打造满足市场需求的创新产品。
  在空调行业领域,市场对消费品质体验、产品科技含量等方面要求更高。从这个方面看,格力赢得市场的高质量创新发展理念、经验,对于中国制造业,乃至中国各行业市场化企业的开拓发展具有重要的借鉴意义。智能科技打造“无人农场”
  所谓的无人农场,就是充分利用新技术新装备,以尽可能少的人力实现更高效、更低成本、更健康环保的产出。粮食生产中,水肥管理尤为重要,而无人浇水是禾丰种业无人农场建设的关键节点。他们使用的这套智能灌溉系统,除了能及时解作物的“渴”还能解“饿”。该系统在土壤中设置探头,可以准确测量土壤中各种元素的含量,实现智能化施肥。
  “我们利用探头得出土壤中各种元素的含量,根据作物未来一段时间需肥规律,运用大数据计算出我们需要往地里补充多少肥料,将肥料随水一块喷施到土壤中,这样可以精准施肥,让它发挥最大的作用。”马甲良说。
  “原先我们施肥都是人工在地里撒肥料,浇水是田间起垄大水漫灌,这样浪费水资源,一人一天也忙活不了几亩地。”禾丰种业董事长朱俊科给记者算了笔账,原先大水漫灌的时候,浇一亩地,要用40多立方米水,如今利用智能喷灌系统可以控制在10到15立方米水,提高效率的同时大大节约了水资源。
  水肥一体、精准智能补给,只是淄博禾丰种业试点建设无人农场的一部分内容。该项目预计总投资9600万元,由山东理工大学农工学院院长兰玉彬院士主持,将分级、分期、分步进行,以智能化促进农业生产提质、增效、降本,建成后将成为临淄国家现代化农业示范区的一大亮点。
  “由原来的靠人工进行作业,到现在实现智能化无人作业,通过利用大数据和专家系统对投入品的使用进行精准化控制,在作物最需要的时期结合环境和土壤的具体条件精准作业,实现效率最高、品质最优,从而实现节约资源、降低成本、环境友好的综合目的。”淄博市农技中心副主任荆延东介绍。
  “新农民”更注重运营管理
  在朱俊科看来,未来农民不再只是付出体力的劳动者,而是成为更注重运营、管理的“新农民”。
  在生态无人农场西邻的一处麦田里,杨铖正操控着一架无人机进行飞防作业。“无人机一次就能满载20斤农药,每小时作业量可达40-60亩,作业效率至少是人工的30倍以上。”杨铖颇为自豪地告诉记者,如今利用农用植保无人机进行飞防不再是什么新鲜物,已逐渐在临淄区普及。
  杨铖今年38岁,在十里八村是一个家喻户晓的种地好手,他不仅农业生产经验丰富,对于诸多现代化农用机械也能熟练使用。
  “农民过去就是‘面朝黄土背朝天’,父辈的辛苦看在眼里,小时候做梦都想着能甩掉农民的身份,去城里学门技术,当个工人。”杨铖笑着对记者说,现在,智能科技让农业更有魅力,咱这农民干的,越来越职业,越来越上瘾。
  2009年,杨铖联合其他十几名农机手,成立了朱台农机专业合作社,为全镇7万多亩耕地提供机械化作业服务。2015年,杨铖流转了南高村的300亩地,成为名副其实的种粮大户。
  农民也要不断学习新技术
  “机械化程度越来越高,我们一家种300亩地很轻松,只有农忙时才会请人来帮忙。”杨铖说,前两年,他又代管了当地两家企业的600亩地,虽然忙活,却依然得心应手。农机专业合作社也逐渐地发展壮大起来,目前拥有社员已近300人,各类先进农机设备320多台。
  同时通过实施水肥一体化技术,还大大减少了化肥的使用。“过去一亩地一季麦子底肥、追肥最少也要150斤,现在浇水就补肥,底肥使用就减少一半,一亩地最多也就个百十斤化肥。”杨铖告诉记者,化肥用量缩减三分之一,亩产不减反增,“随着利用率提高,亩产至少增加10%。收成好时,亩产可达1300斤”。
  目前,临淄区完成水肥一体化技术示范推广面积4.3万多亩。
  不过,杨铖最近又有了新烦恼。
  “咱农村从来都不缺种地的‘老把式’,但懂得新技术、会用新设备的行家能手却实在不多。”杨铖告诉记者,就近两年普及较快的植保无人机来说,一台机器七八万元,有钱就能上,但“飞手”短缺。“会种地的偏老龄化操作不来,会玩‘飞机’的年轻人不懂农业或者对农业不感兴趣。咱只能以训代练,慢慢培养。”杨铖说,今年农机合作社就打算在无人机操作和维修培训上下功夫,“新农机层出不穷,咱农民也要不断学习,有知识、懂技术才不会被淘汰”。
Copyright © 2015-2016 六合开奖结果—四川宏昌金属制品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